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巴以达成停火协议 双方和平之路依然漫长

  “对战”只是双方怨恨情绪的释放,停火之后,问题依旧,只有找到巴以共存的路径,和平才有希望。

  据新华社报道,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20日晚上证实,哈马斯已与以色列达成停火协议,双方将于当地时间21日2时同步停火。哈马斯目前也已证实,已与以色列达成停火协议,停火将于当地时间21日凌晨2时,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5月21日)早上7时生效。

  持续十天的巴以冲突有望告一段落,国际社会也期待巴以达成停火协议,并且能够执行停火协议,为不断发酵的中东局势降降温。

  巴以之间这十天来的冲突造成232名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包括65名儿童,此外还有1900多人受伤,12万人流离失所。以色列方面12人死亡,包括两名儿童。

  5月11日,巴以之间爆发了近二十年来高烈度的冲突,联合国安理会推动的停火声明屡次被美国阻拦,以色列有更多时间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而积聚多年的冲突能量在十天时间中剧烈释放,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如同火山喷发,当能量释放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平静下来。

  巴以双方在埃及的斡旋之下达成停火协议。从停火到和平之路,依然漫长,而当下最受关注的是双方能不能尽快落实停火协议。

  巴以冲突的时间短促,但是烈度超出以往,尤其是哈马斯发射了4000多枚火箭弹,超出了以色列的预期。

  冲突双方达成停火协议,无外乎冲突的结果已经出现,胜败已经难以逆转。或者是彼此势均力敌,冲突即便再持续下去,也只是僵持。

  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大体属于后者,各自实现了小目标。同时国际社会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停火,可能是双方“最不坏”的选择。

  冲突起因于以色列驱逐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居民,表面上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地产之争,但实际涉及以色列对耶路撒冷严密的控制。冲突从耶路撒冷一下子延伸到约旦河西岸,甚至以色列的城市内部(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冲突)。

  巴以冲突是以色列国防军与巴勒斯坦不同的抵抗组织之间的冲突,巴勒斯坦内部不同组织之间也有竞争,而且在以色列的军事压力之下,巴勒斯坦抵抗组织越来越激进化。停火协议的落实也要看哈马斯之外的巴勒斯坦抵抗组织能否认同和支持。

  对哈马斯来说,此轮巴以冲突,哈马斯显示了不同以往的军事能力,数千枚火箭弹对以色列防空系统造成了比较大的压力,造成十几人死亡。

  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的军事实力没有可比性,但哈马斯的攻势也动摇了以色列军队的军事优势。内塔尼亚胡甚至说,如果哈马斯认为自己胜利了,那将是以色列以及西方的失败。对哈马斯来说,自己简陋的武器系统不足以与以色列进行持久战,而埃及也对哈马斯施加了压力。

  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的“对战”,其目标是摧毁内塔尼亚胡所说的加沙的“地下城市”。过去十几年来,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加强了地下设施的建设,除了防控掩体之外,还可以储藏武器。

  以色列这次在加沙的作战目标除了哈马斯的领导人之外,就是加沙的“地下城市”。以色列没有对加沙发动地面攻击,而是进行了多次高强度的空袭。在此期间,美国拜登政府通过了对以色列超过7亿美元的精确制导武器的军售,这些武器大概率会被用于轰炸加沙。

  美国政府一方面声称斡旋巴以冲突,呼吁双方停止暴力,但是又向以色列提供大规模武器装备,其目标是为了巴以停火,还是为以色列争取更多时间呢?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进行了上千次的袭击,是否停火,主要取决于以色列是否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20日晚间,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发表声明说,以色列在近期对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或许是以色列接受停火协议的重要原因。

  以色列军事行动的代价也是高昂的,冲突前5天,军费支出超过5亿美元,持续十天的军事行动,耗费十几亿美元,以色列也面临着沉重的财政负担。

  虽然内塔尼亚胡拴住了拜登,可以不理会拜登的要求,但是拜登也声称,美国帮助以色列抵住国际压力的能力也耗尽了。换句话说,如果冲突持续下去,美国也不能再阻拦联合国安理会的声明了。

  除此之外,这次冲突也让去年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等四国达成的《亚伯拉罕协议》外交效果大打折扣。这也带来一个问题:以色利有诚意与阿拉伯国家和解吗?

  民调显示在13个阿拉伯国家的3亿人中,88%的受访者不赞成与以色列和解,79%的人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阿拉伯人最关心的问题。

  火光冲天的“对战”,只是双方怨恨情绪的释放。停火之后,问题依旧,只有找到巴以共存的路径,和平才有希望。